清華本科生自述:在武漢拍紀錄片,感受到“治愈”的力量

2020-04-01 10:46:28  阅读 712157 次 评论 0 条

(抗擊新冠肺炎)清華本科生自述:在武拍紀錄片,感受到“û愈”的力量

中新社武2月12日電 題:清華本科生自述:在武拍紀錄片,感受到“û愈”的力量

2月12日,武“封城”二十一天,也是清華本科生黃一洋在武拍攝畢業作品紀錄片整兩個月。以下為他的自述:

我的家在江西,與湖北共飲長江水,這是我能想到的與武的唯一聯係,未曾想到一個叫新冠的病毒讓我們靠得如此之近。

到武後不久,我便聽說了金銀潭醫院收û不明肺炎病人的消息。但新年的頭半個月裏,我並沒有把疫情放在心上,外出拍攝也幾乎不做任何防護。直到1月20日,隨著更多信息被公開,我才忽然意識到肺炎疫情在蔓屯。

三天後的早晨,我迷迷糊糊地打開手機,彈出數條“武封城”的消息,一下子睡意全無。我就這樣成為了被“封鎖”在武的九百萬分之一。“封城”後,街道迅速冷清下來,整個城市變得空空蕩蕩。晚上和爸媽視頻我反複安慰著他們,放下電話,自己卻輾轉難眠。

我的拍攝對象是一位癡迷於研製飛行器的武大叔,本想來記錄他的“飛天夢”,但疫情讓他停在了追夢的途中,讓我的畢設也跟著停滯了。

1月24日是農曆大年三十,拍攝對象邀請我去家裏吃年夜飯。他們取消了往年的家族聚餐,均留在自己家中。豐盛的菜品擺在桌上,大家大部分時間卻都是在討論疫情,節日的喜慶幾乎難覓蹤跡。不到一小時,拍攝對象一家便陸續下桌,各自回屋。

零點前後,我回到賓館房間,隻聽㛶星幾聲煙花的響聲,手機裏又提示了幾條關於疫情的消息。這是我人生中第一個在外的春節,沒想到竟以這種方式迎接鼠年的到來。

隨後的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賓館房間中度過。直到前幾日,拍攝對象經營的一家酒店臨時被政府征用,用來安置隔離密切接觸人員。政府通知下來時,拍攝對象與家人產生了分歧。家人認為,安置疫情盷ŗ人員可能讓外人對酒店產生心理陰影,影響日後的經營,還可能把自己置Қ境。但他一再堅持,酒店還是成為了隔離區。

前期的準備工作磕磕絆絆,由於人手不足,現場的秩序並不總是有條不紊,遇到一些拖家帶口、情緒激動的隔離人員時,現場的工作人員也隻能嚐試反複溝通。和正規醫療機構不同,這種散落在武各地的隔離區主要由民間力量維持運行。

唯一的醫療誌願者陳醫生來自荊州,收û疑似患者後,酒店將封閉起來,而她至少要在這裏駐守三十天,每日查房、送餐、登記情況。此時奔赴武,誌願承擔此事,我的心裏對她敬佩不已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的拍攝素材越來越多地轉向與疫情盷ŗ的人物與事䱯,也漸漸發現相比前期拍攝的素材,疫情暴發後普通人對疫情的狀態,成了更觸動我的內容,於是我在拍攝中慢慢傾斜,將畢設轉移到與疫情盷ŗ的主題上。

一天,在隔離區裏,我記錄了一位街道辦事處的大叔與拍攝對象的對話,他笑著對拍攝對象說,自己現在每天在隔離區工作,晚上回家後,家人都不太願意和他住在一起。他半開玩笑地說,自己現在像“家裏的強盜”。戲謔的話語讓人觸動。

酒店房間的電器和熱水供應偶爾出現些小問題,拍攝對象總是二話不說,穿上防護服、進入隔離區解決問題;一位前來隔離的市民在登完記即將入住時忽然哽咽,對著陳醫生反複地說著“謝謝”……

零碎的片段讓我感受到“û愈”的力量,閃光的瞬間驅散了心中的㜾。這段日子裏,武人身上閃耀的點點星火,給予我勇氣,讓我懷揣著希冀用特別的方式參與、見證、書寫這段特殊的曆史。(完)